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体育活动 > 正文 >

国子监缘何复原“黑色门脸” 专家:回归传统有据可依

2019年07月12日 02:4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暖通规范,六一儿童节手抄报,服务器监测

集贤门的黑色立柱,看上去深沉大气

集贤门一根黑色漆皮脱落的立柱,露出了之前曾经使用过的红色

国子监缘何复原“黑色门脸”

古建专家称国子监建筑由于历史原因曾改为红色 复原黑色回归传统有据可依

相比以红色为主的北京古代坛庙建筑,国子监的临街大门以黑色油饰,让一些细心的游客感到“与众不同”,并质疑国子监作为曾经的国家最高学府为何不将大门漆成红色?为此古建专家解释,国子监的一些建筑构件原本就是黑色油饰,由于历史原因曾改为红色,复原成黑色是对传统文化的回归,有据可依。

近日,文保志愿者范先生经过国子监街发现,国子监的临街大门竟然刷成了黑色。范先生说,20多年前,他经常从这里经过,印象里国子监是红色大门。不知为何要从红脸变为黑脸?他身边有不少朋友认为,还是红色门脸更符合大众对古建筑的印象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后了解到,位于东城区安定门内的国子监,始建于元朝,是元、明、清三代国家设立的最高学府,1961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。国子监坐北朝南,现存建筑多为清代所建,中轴线上由南向北依次为集贤门、太学门、琉璃牌坊、辟雍(清帝讲学的场所)、彝伦堂、敬一亭等。集贤门是国子监的临街大门,确如范先生所说,四柱三间的屋宇式大门,立柱、抱框、下槛、上槛、门板全部以黑漆油饰,配以红色和绿色的余塞板、描金的门簪簪头、彩绘额枋,大门整体端庄稳重却不沉闷。

此外,国子监的第二道门太学门也使用了黑色油饰。穿过太学门,琉璃牌坊、辟雍、彝伦堂建筑以红色为主。东西两面配庑构成的四厅六堂,立柱、抱框、门槛等均使用黑色,和红色门窗形成黑红配。北青报记者从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研究部了解到,大约在2006年,文物部门对国子监进行修缮,黑色的油饰得以恢复,而使用黑色是经过了严谨的考证。

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作为北京一处知名景区,国子监的游客较为密集,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建筑上的色彩搭配。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了10名游客,其中有3位注意到国子监对黑色的运用,而大部分游客心目中的北京古建是红色的。来自西安的游客杨小姐表示,她在北京上大学研读艺术设计专业,因此对色彩比较敏感。在她印象中,西安是灰色的,北京是红色,国子监里对黑色的使用的确与众不同,但并不了解其历史原因。

对话

黑色使用符合新总规的恢复性修建

对话人:原北京市古代建筑设计研究所所长、《古建园林技术》杂志主编 马炳坚

一些民众对于国子监大门及两庑建筑油漆颜色的质疑,北青报记者采访到《古建园林技术》杂志主编、曾任北京市古代建筑设计研究所所长,从事中国古建筑施工、研究、设计、教学近51年的马炳坚先生,他做出如下解答。

北青报:中国古代建筑运用黑色是否有先例?

马炳坚:在中国古代,建筑上的色彩运用是体现建筑等级的主要内容,有较为严格的使用规定,比如朱红、明黄是皇家建筑专用色,民宅建筑不得使用。而明清两代的“会典”则规定普通百姓家的宅门应为黑色和木本色。宅门上的对联是红底黑字,这种做法叫“黑红净”。按照中国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,黑色属水,而水能聚财,运用于建筑中有发财的含义,同时还有防火的寓意。

北青报:在北京的古代建筑中,黑色的使用为何越来越少?

马炳坚:民国时期的“西风东渐”,中国传统文化逐渐被边缘化,一些城市建筑风格和色彩运用发生了改变,但尚不明显。传统建筑色彩变化较大是出现在1949年以后,当时“红”与“黑”就被贴上了政治标签,颜色政治概念化,黑色成了“不好”的颜色。因此在后来的胡同民宅中,再很少见到黑色宅门,大部分被红色取代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gjt.com/tiyuhuodong/4439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