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财经分析 > 正文 >

莫言给北京孔庙国子监题的字,左右方向反了?

2019年07月12日 02:4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易贡藏刀,人类一败涂地攻略,长岛九丈崖门票

5月10日,网友“儒生任重”发帖《莫言给北京孔庙题写龙匾,再次暴露管理部门无知》,从贴出的图片来看,北京孔庙国子监博物馆匾额上题写的是“乾隆石经”四字(亦称十三经刻石),落款为莫言。儒生任重的微博认证信息显示为“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研究员”,微博内文写道:“继上次在十三经碑林搞外国时装展之后,这次又在大厅门上悬挂莫言题写的牌匾,令人吃惊。不仅题书错向,而且僭制龙匾,书者毫无自知之明,主事者极为无知。一个写小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尊崇至此,实在是因为中国的文明主体性还没有挺立起来。”

截至发稿,此帖已被转发300余次,评论达120余条。但有不少网友认为博主小题大作,@_金希澈的小崽子认为,并没有影响到什么……莫言的字和艺术品两者不是一个性质,现在书法家不少,但只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。网友@adsxie_1cb写道:“什么僭制不僭制的,一股子腐臭的味道……”也有网友直言“莫言的字好丑”。网友@学而时行则认为,“应归咎为孔庙的主事者不知孔庙是何物,以为找一个名噪天下的文学巨匠题词能够彰显其对孔子的尊敬,以迎取当权者的赞誉。由于无知,此马屁必然会结结实实地拍在马腿上。”
有趣的是,一位名叫@北京李清的网友以“颐和园里李莲英的院子名也是从左到右的(指下图的永寿斋)”为据,替莫言进行了辩护。颐和园内李莲英所在的“总管院”名为“永寿斋”,也是从左至右题写的。
那么老问题又来了,匾额上的题字到底应该从右到左还是从左到右呢?北京市方志馆举办的北京地情展,其中所列招牌,有从右往左读的,如六必居,也有从左往右读的,如稻香村。
2014年6月,北京市方志馆曾举办过一个北京地情展,有一个展板上悬挂了15块牌匾。其中,六必居、荣宝斋等6块匾的题字顺序是由右至左,盛锡福、吴裕泰茶庄等9块牌匾的题字则从左至右。
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、经学研究所所长曾亦告诉澎湃新闻,古人的书写习惯从来都是从右到左的。“碑匾如此,册书亦如此。”他认为这个习惯的形成大概与表意汉字有关,也与古人书写的材料和工具有关。但到了清末,由于外文、阿拉伯数字、新式标点的引用,传统的书写方式即从右到左、从上到下的方式,显得不大方便。所以,晚清时就出现了横排的书籍。
“即便如此,人们在书写牌匾时,依然保留了从右到左的书写方式,尤其是在传统文化意蕴较深的场合。所以,孔庙题匾当然应该用传统的写法。”他感慨莫言的题法,就像时下很多文化界名人不懂繁体字一样。“如果是商业性的场合,自不妨从俗,我们不难发现大街小巷里很多商业场所的牌匾是从左到右的。”
首都师范大学儒教研究中心主任陈明也对此发微博称:“孔庙管理处的人首先应该意识到自己是传统的守护者,文化的托命人。有了这种定位和自觉,该做些什么、如何去做,应该就虽不中亦不远了。从这件事看,他们的出发点也许不错,但效果显然并不太好。”陈明告诉澎湃新闻,以前的题匾都是从右往左写。即便正文简体横排改为从左往右,匾额书法也并无改变。“我知道的匾额都是从右往左写的。谁从左到右写,会被笑话。”
“莫言这样写,说明他不了解或不懂规矩。虽然他是诺奖获得者,但他的古代文化修养是另一回事。”陈明说,“错出在莫言,但更应怪找他写的人。写《红高粱》的人与给孔庙题匾的,本就是不同的人。即使题匾的地方不是孔庙,也错了。但因为是孔庙,就错大了。”他表示,这次的题匾事件,其实暴露了孔庙管理者的不合格。“这其中有个用人标准或机制的问题。如果就此能得到解决,也能使坏事变好事。” 常州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张戬炜告诉澎湃新闻,就目前的建筑物来说,题匾从左到右,或从右到左写都可以。“但北京孔庙是中国传统文化重地,是宗庙,其中的文字表达,自有规制。所以,此地题匾,应遵旧制,从右向左。尤其是,此块为龙匾,本身就是旧制形式。”他表示1950年代至1960年代,《人民日报》等主要报纸依然保留竖排文字格式,说明旧制并未完全消除。“这种从左到右的题匾方式多见于改革开放后,尤其以旅游景点新建建筑为多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gjt.com/caijingfenxi/4439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