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北京旅游 > 正文 >

平谷声调:硬邦邦、咯生生,字重腔足

2019年07月12日 02:43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李作鹏将军,花与剑与法兰西,公中

■ 编者按

近期,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历时两年多采访制作的《京郊方言访谈录》已全面录制完成,涉及北京郊区方言特色相对突出的门头沟、平谷、延庆、房山、怀柔、密云等六区县,这也是北京首次将京郊方言以声像资料的形式进行采集录制。保存和研究北京地区的方言,是传承和弘扬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内容。借此时机,“北京地理”栏目在市地方志办公室的支持和帮助下,将进行一次京郊方言的调查,以语言地理学的方式为北京声音写影、存档。

■ 方言概说

平谷话是北方方言的一个分支,是“京郊各县方言中唯一不属于北京官话,而属于北方官话的,而且是北京附近的北方官话中颇具特色的一种”,在语音、词汇、语法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特点。

据平谷区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张发介绍,平谷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,言语特征介于北京官话与冀鲁官话之间,可细分为城关话(狭义的平谷话)和马坊话。狭义的平谷话以平谷城区为代表,涵盖平谷东部、北部、西部等广大地区,使用人口占全区总人口的97%。马坊话以马坊镇所在地二条街村为代表,通行于英城地区以外的马坊镇乡村。由于马坊话使用人数较少,所以平常所说的平谷方言主要是平谷城关话,俗称平谷话。

我十八岁之前还说不好普通话,从平谷去北京城里经常闹笑话。因为平谷话和京城话一二音颠倒,说出的使用品名字也不相同,所以,平谷人说出话的意思市里的人常常会理解反了或者不解其意。

有一次,我陪父亲去北京市区买东西,逛累了走进一家饭店吃饭。坐下后,父亲对服务员说:“您给我拿包烟。”一会儿,服务员拿来一袋盐放在父亲的面前。父亲看着那袋盐直发愣,说:“我要的不是盐,是抽的烟!”两人说了很长时间,服务员才明白过来。然后父亲问我想吃什么饭,我对服务员说:“一斤大米干饭,炒一盘山药蛋,来两碗盐岁(芫荽,即香菜)鸡蛋汤。”服务员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是大米干饭?什么是山药蛋?什么是盐岁?”父亲赶紧解释:“就是来一斤米饭,炒一盘土豆片,再来两碗香菜鸡蛋汤。”

——李桂连,《漫画京东平谷方言》

水土、迁徙与语言交流

在京郊各区县中,平谷口音是非常好辨认的,乍一听像是唐山话,说话时一、二声往往和普通话相反,也因此经常会造成很多误会,“烟”和“盐”可算是一个经典的例子。

平谷区政协副主席、作家刘廷海曾在《乡音》一文中写道:“这山,这水,这土,本来位处京畿,且又不比别处二样,不知怎么就造出了这样一种平谷调:硬邦邦、咯生生,字重腔足,语感浓酽,听来如饮白干酒,醇醇烈烈,火火辣辣。”

“平谷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,南邻河北省三河市,西接北京市顺义区,东南与天津市蓟县接壤,东部和东北部与河北省兴隆县毗连,西北部则与北京市密云县相接,素有‘神京三辅要地’之称。”平谷区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张发介绍,历史上,平谷地处中原汉族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冲突地区,战乱频仍,人口结构不断变化。平谷当代人口主要是元代土著、明初移民、清代旗人和游民的后代,“明永乐二年,营州中屯卫由塞外迁徙到平谷,占当时平谷人口近一半,这些人的后代也成了如今平谷人口大族。明清时期山西、山东的民屯、流民等外来人口也逐步进入平谷,带来了他们的语言和文化。近代平谷又长期受河北管辖,因此出现了河北保定、唐山的言语特征。如今平谷话则向普通话快速转变。”

以前刘廷海曾在兰州和乌鲁木齐采访过两个月,他记得只要一交谈,别人就会认为他是唐山人。“平谷是京畿之地,历史上和北京没有多少来往,北京也不大理睬这么一个地方。倒是东北文化和唐山文化对平谷影响很大。在民间艺术中,平谷的奉天大鼓就是东北传来的,很多平谷人对评戏和河北梆子也很狂热。我觉得平谷话跟满人语言也很像,我们管‘睡觉’叫‘脱躺’,有人骑车经过会说‘恕过了’,多有古汉语的神韵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gjt.com/beijinglvyou/44380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