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北京新闻网 > 北京旅游 > 正文 >

《大运河》第五十章 小人作奸嫁祸于人 兄弟信任澄清原委

2019年05月27日 09:3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gwbn

夜里,颜开提了一小袋银子,鬼鬼祟祟来到杜知州家,轻轻敲门,杜晓言亲自开门,看到是颜开,心领神会,将其迎入内室,亲自沏上茶,问道:“算完了吗?怎么样啊?”

颜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银袋,交给杜晓言,说道:“这是河院署工程挣的钱,都在这里了,交给大人过目。”

杜晓言掂了掂:“他妈的,这么少?都让你小子独吞了吧?”

颜开赶紧狡辩:“杜大人,我跟您这么长时间了,您还不了解我颜开?都是您吃肉,我喝汤!”

杜晓言依然怒火中烧:“那怎么只剩下这么少啊?这么大的署衙工程啊!你小子不仅吃了肉,喝了汤,最后,只端给我一盆洗脚水啊!”

颜开说:“您老人家冤枉死小人了,您知道的,宋尚书他为人苛刻,又懂工程修造这一行,惹恼了他可不是好受的,咱们没敢多挣啊!”

杜晓言说:“他妈的,这几年你发达了,都说你三妻四妾,俨然是济宁第一大官人,那钱是从哪里来的?”

颜开说:“那都是好事之人瞎传,我哪里会是济宁第一?要是论第一的话,除了知州大人您,谁敢妄称济宁州第一?”

杜知州依然愤愤不平:“你小子,竟然敢糊弄老爷我,我叫你济宁州倒数第一,回你汶上彩山村当你的叫花子去,你信不信?”

颜开卑颜屈膝地说:“我这些年是积攒了一些家业,都是知州大人恩赐给我的,小的怎么会忘?我那所院子,就是给大人置办的外宅,我那几个黄脸婆,您要看上,就轮流陪大人!”

杜知州依然不依不饶:“你小子,三斤鸭子二斤嘴,就会说一些奉承话,私下里把我都蒙在鼓里!”

颜开跪下,指天发誓:“杜大人,我要是贪污了给您的银子,天打五雷轰!”

杜知州摆摆手,示意他退下。

颜开走出杜府,朝地上“呸呸呸”吐上三口,说:“晦气,晦气,天打五雷轰的不是我,而是杜晓言,他表面一套,背后一套,人前一身正气,背后贪得无厌,即当婊子,又立牌坊!我挣钱,就说挣钱,还他妈不如我一个小混混呢!”

运河工地上,河工们正在建设调节水量的斗门。白英和潘叔正检查一方一方的木料,这是从济宁州新运来的准备下梅花桩的柏木,白英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堆槐木!

他对潘叔正说:“潘大人,您来看看,这是什么木料啊?”

潘叔正说:“不用看,说的是柏木,就是柏木,那还有假?”

白英坚持说:“您仔细看一看嘛。”

潘叔正看了看说:“有点儿不像,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白英说:“这是我们北方的一种树木,叫槐木,这是怎么回事呢,潘大人,你说说,这批木头怎么换成了槐木呢?”

潘叔正问:“这槐木和柏木差别大吗?”

白英说:“差别大了去了!柏木的纹理直,耐水湿,抗腐蚀。槐木是我们北方一种很普遍的树种,做家具、盖房子当大梁什么的,都行,但是,它容易虫蛀,还不耐腐,可不能在水下打桩用!”

潘叔正说:“嘿,这么重要的事情,怎么会弄错呢?这是颜开经手的一批木头,我这就回去问问他!”

潘叔正回到济宁,去找颜开。颜开听说潘叔正找上门来了,觉得是为了媳妇的事情,吓得不敢和他见面,却又拗不过,只好硬着头皮,到大门口迎接潘叔正,心里盘算着怎么挨骂。

潘叔正看到颜开出来,气得不打一处来,说:“你说说,你是怎么弄的?”

颜开只好一边擦汗,一边低着头说:“潘大人,这不关我的事儿,嫂子她找我有事,你突然回家,又感到说不清,就闹误会了。现在嫂子不愿意回去了,暂时在我这里住着,我替你劝劝,什么时候愿意回去了,我替您送回去。”

潘叔正哼了一声,说道:“她不是你嫂子了,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我不是问这事儿,那些运河工地上的木头,怎么成了槐木了?”

颜开神神秘秘地说:“本来这事儿不应该告诉您,既然大人问道,我不说也不好,原来的柏木啊,杜知州按照宋尚书的意思,用来修总督河院署衙了!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jgjt.com/beijinglvyou/3541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